1个观护人要面对200个案件:台湾或许根本不在意协助犯罪人重

今年2月11日间发生举国震惊的高雄大寮监狱6名受刑人挟持典狱长、戒护科长的事件,而后于隔日清晨以6名受刑人自戕、未伤人质的结果落幕。

(相关新闻:台湾狱政史 第一起重刑犯挟持典狱长始末全公开)

挟持期间受刑人曾传出5点声明,呈现出来的包含:因刑法总则中所谓累犯不得假释之三振法条规定,以及一罪一罚的司法实务操作所导致的长刑期现象、监狱超收而导致的监禁条件恶劣、受刑人有劳动却工资所得低落等问题。

而官方与媒体则指出监狱管理鬆散、监狱人力不足为挟持事件的原因。这些全部都是许多人早已一再提过的问题,解决问题的方式,有人主张广设监狱、有人希望建设高安全性的监狱、有人建议增加戒护人力。但是笔者认为,我国当局者乃至于一般人民,在重典有效论以及对犯罪人仅有社会排除的思维下,从来不去理解刑事司法流程中上游及下游中「疏源」以及协助社会复归的重要性,更是癥结所在。

所以全国24个监狱,几乎是全部超收,矫正机关核定收容人数为54,593人,但实际收容的人数是64,362人,整整多出了近万人,也就是超收比约18%,受刑人使用面积压缩到了只有剩0.4坪。

监狱拥挤带来的影响,除了居住空间限缩,也带来许多管理问题。笔者有看过监狱管理员表示,在酷暑的盛夏,房内高温度加上狭小的空间难免有肢体上的碰触,造成的冲突小则口角大则干架,打得头破血流可说是家常便饭。

又,依监察院于2010年之《监狱、看守所收容人处遇、超收及教化问题之检讨专案调查研究报告》中指出,各国戒护人员与收容人比例,香港1:2.4、日本1:4.6、韩国1:4.7、美国1:4.8、新加坡1:8.3,相较于我国为1:14.1,显示我国戒护人力相对不合理,不利于囚情之稳定。一个管理员面对14个受刑人,大家可能无感,但依监狱管理员实际的经验,实际上直接戒护收容人的管理员人数,夜间或假日一个勤区只有两个人轮值,一个人单独面对两三百个收容人已是常态。这样的状况下,监狱的暴力事件是不可能避免的。

笔者前面提及的「疏源」以及协助社会复归,不是指我国主事者向来遇到监狱快要收容不下要爆炸时,所提出的无意义之减刑条例、只光会放人而已的处理方式。笔者指的是常态性的刑罚转向(上游)以及假释机制(下游),并连结有效的观护辅导与社会协助,让犯罪人不一定只有被长期监禁至老死的无希望人生。

但是这个部份,我国司法机关没有足够意识,而主管机关对此事务投入的资源与专业性,其实远远低于用在监禁犯罪人的资源。仅以我国观护协助以及受刑人更生保护的区块来看,就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台湾的观护人通常要面对的是2百以上的个案,哪裏有能力去有效处理犯罪人的社会复归之路;而从事更生保护的民间团体,有的是由非常欠缺专业的人士把持,这次高雄监狱事件中,在媒体中出现、职称为更生保护协会会长的某人士就是很好的例子。因而,台湾会有极高的再犯率、犯罪一再轮迴、监禁一再拉长,以致于监狱爆满的恶梦一再上演,引发高雄监狱挟持事件只是正好而已。

刑事司法与犯罪学领域者皆知,一个甫脱离司法系统或甫从监狱释放出来的人,若欠缺观护协助与社会的支持,就会再犯危险增高,愈早介入协助与支持,愈能降低再犯可能性。但是观护协助与社会支持是需要投入资源的。笔者曾看过德国的数据,与台湾同等大小的巴登、符腾堡邦,在2011-2016年5年内投入给观护协助与犯罪人社会服务的预算是2亿5千万欧元(约87亿5千万台币)。而依德国联邦统计局的估计,全德国一位专职观护协助者平均照护的犯罪人是58位,但这个数量已饱受德国学者的批评。

那台湾的观护人一人得面对多少案件量呢?根据法务部102年的统计,台湾的检察署有219个观护人,而102年检察署有3万7千多个观护案件量,每人平均观护量大约是202人次,但这只是检察署的观护人的统计数字,而检察署的观护人业务是缓刑、假释的保护管束及缓起诉、易服劳务等内容。有时在在假释量大或缓起诉量大时,曾据闻检察署观护人也有可能平均高达3、4百件的数量。由于观护业务分属不同机关,少年法院、司法院、法务部,台湾并没有整体的统计数字,据笔者接触的少年观护人表示,他平均观护量是平均每月80-100件。

1个观护人要面对200个案件:台湾或许根本不在意协助犯罪人重

一个监狱挟持事件,反映出台湾的刑法规範与狱政的问题,但似乎没有映照到犯罪人的社会协助问题。其实这些皆是环环相扣的。面对犯罪,国家社会的成本与代价都是一样的,台湾选择长期监禁的制度,就会把成本投注于设立监狱,但是代价就是无视于人为人的国家社会形象与永无止禁的监狱暴力事件。

台湾人民是否愿意选择另外一种方式来面对犯罪问题?其实笔者生于台湾社会、长于台湾社会,早因心知肚明而不抱希望的。

相关阅读:

台湾狱政史 第一起重刑犯挟持典狱长始末全公开 他,不但準确预言2013年后将发生狱政风暴,还以高超手腕摆平云林监狱大闹事 谋杀犯狱中25年获教育硕士:坐牢会不断累积遗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