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世界战场到世界市场】之1:越南,下一头亚洲之虎

採访:胡芷嫣

英语岛跨海採访几位在越南工作的台湾年轻人,他们有的是退役军人、有的才大学毕业、有的只是想暂时远走他乡。我们问,为什幺他们选择越南?也许是物价便宜、也许是文化相近?他们却说,这个地方遍地机会,「来了,就回不去了。」

越南飞得比说得快

黑白大理石地板,缕空黑铁雕花,文艺範吊灯,荡鞦韆沙发,上头坐着打扮入时的年轻女孩,拿着iPhone自拍。

这不是台北东区妹子餐厅,而是胡志明市M2C,越南设计师一手打造的新潮咖啡馆,M2C。儘管消费偏高,仍大受年轻人欢迎,週日下午一位难求,已经在胡志明市拓展到第三间。

【从世界战场到世界市场】之1:越南,下一头亚洲之虎

坐在我对面沙发的,是Jean和大牛。

「很多来越南工作的人,一开始都没有把越南放在『可能会久待』的考虑名单里,可是最后都待了下来。」大牛劈头就说:「我就是其中一个。」

30岁的大牛,说话时带着江湖气口,浑身散发挡不住的煞气。还以为他过去曾是道上混兄弟的,想不到眼前这个喝着朝鲜蓟茶的平头男子,幽幽地说,「我以前是军人。」

大牛和Jean是人们口中的「台干」,按照表定作息,只有周日放假。公司位在胡志明郊区隆安的Jean,辛苦工作一週,难得有机会离开那个她直嚷着「鸟不生蛋」的郊区厂办,和大牛骑机车在热闹的市区四处晃晃。

「妳今天要住哪?黎宗圣路那边有间日本饭店不错,早餐很好吃!」26岁的Jean宛如少女一样兴奋地向我推荐市区旅宿,在亮得叫人睁不开眼的西贡豔阳下,身穿削肩无袖上衣和时髦短裤,站在一群全身包紧紧防晒的越南女孩之中,健康小麦肤色的她,辨识度极高。

问她在越南工作这些年,步调是不是变得和这里的人一样从容?Jean身子往后仰笑了笑:「其实我们忙起来也是蛮忙的。」毕竟还是在台湾企业上班,工作节奏紧凑不说,天天加班的「旺季」,常常一忙就连续七八个月。

「这边的订单一直维持很满。」大牛说:「这几年大陆那边的订单一直过来。」

「因为大陆那边工资上涨,製造业一直往内陆撤退。只是退到一定地步,运输成本增加、品质也不稳定,不如整个移到人工、出口运输成本都比较低的国家。」讲起经济情势,Jean清楚自信得不得了,「目前符合这些条件的国家,越南算是最成熟的。」

外国投资年年创新高

Jean说的没错,越来越多外国投资者,将目光转向这头睡梦初醒的经济巨兽。它或许不是东协整体环境最好的,却吸引最多外资投入。

不只她的老闆,那些30年前、越南甫革新即来开疆闢土的第一梯台湾老前辈,近来如Samsung、LG、Sony、Intel或Microsoft等国际大厂,以及数不清的全球海外建设工程、服务娱乐、房地产业,都大手笔扩大在越南的生产和投资规模。2016年越南外国直接投资(FDI)批准资本额达到244亿美金,同比前一年增长约12.5%,到位资金共158亿美元,史上最高。

各国投资涌入下,15年间越南基本工资已翻涨16倍。去年胡志明市的最低工资约155美元,而且根据官方计画,3年后河内、胡志明等一线城市基本薪资将到达213美元。

这样涨下去,越南确实会丧失低廉劳力的优势,但外资看中的,除了低廉劳力成本,还有9,000万年轻人口的庞大内需,以及越南多达17个自由贸易协定(FTA):伙伴遍及东协、中国、日、韩、南亚、南美、纽澳、欧洲……越南不只是第一个和欧盟签署FTA的开发中国家,也是和欧亚经济联盟(EAEU)成功签署FTA的第一个国家。

「有没有签TPP没差。」川普去年当选美国总统,越南表明将退出双方布局多年、眼看已尘埃落定的TPP:「越南签的关税优惠太多,已经占尽便宜。」海外业务主管大牛好霸气地说。

「比起去日本,我比较想待在这里。」

日文系毕业的Jean,精通中文、日文、台语和英文,现在还请了一对一越文家教。「既然已经準备留在越南,就不太想事事靠翻译。」

不回去吗?我问。

「毕竟在这里久了,也已经适应了。要是回台湾找……」Jean停顿了一下,「你已经享受过这样的薪资,很难回台湾再接受那样的薪水。」

「海外工作存钱比较快。」大牛接过话。

这里薪水到底有多好?大牛摇摇手说,台商都还算少了,「日本籍外派主管,一个月拿一、两万美金。」越南当地人只要有能力去外商公司上班,主管阶级每月给薪3,000美元,「我听过最高是德国银行,给到10,000」。(在市区工作的越南年轻人,平均工资约10,000台币。)

【从世界战场到世界市场】之1:越南,下一头亚洲之虎
工业与营建项目向来占越南GDP最大比例。(胡芷嫣提供)
一边盖工厂,一边培养人才

听着大牛一连串令人眼界大开的数字,对比越南官方公布的最低基本工资,我不由得想起前两天游湄公河遇见的越南青年Peter。30岁的他,在马来西亚和越南各地工作过,眉清目秀,一口流利英文,还能用漂亮又道地的中文、法文和各地游客交谈。

那时Peter顶着烈日,站在船头,背后是闪耀金黄光芒、浓浊汹涌的河水。他对我说,过去越南社会,资源集中在少数上层阶级手中,「大多数人根本没有机会。但是经济开放后,外国人来了,他们在这里投资,给了我们一般人很多以前没有、甚至根本没有想过的机会。」

这几年,Intel为了栽培当地工程师,提供700万美元奖学金,让越南学生到美国波特兰州立大学留学。台商华丰鞋厂,聘请中文师资让工厂员工学中文,每年选送越南员工到台湾留学,全额赞助学费,每月不但补助生活费台币2万,同时再将一半薪水汇给留学生在越南的家人。

越南是只要努力就能翻身的国度

越南共产党导入市场经济,实施经济革新(Đổi mới),去年也正好满30周年。

30年来,海外资金、人才、技术……争相涌入这个备受注目的新兴市场,不只带来基本建设、商业利润,连带地,带给无数当地人「翻身」的盼望──那盼望就像满天星斗,浮于空际,却近在眼前,那像是一个只要你相信自己可以,努力踮起脚尖伸出手,就可以搆着的改变未来的梦的地方。

「越南人通常都不只有一份工作。」Jean补充,「他们很勤奋耶,我的助理下班要骑摩托车去路边卖咖啡,有的人还会批衬衫、做袋子来公司卖。过年要到了还会在公司卖红包。」

谁还觉得它落后又懒散?全球各国争相捧着大把资源餵养,这个人口平均年龄只有30岁的国家──这个不久前让经济学人指定为下一头亚洲之虎的小兽──精力正旺盛。

延伸阅读

之2:现在正是越南缺人的时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