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犬推着残障主人去摆摊卖东西...看完泪崩!这条大黄狗和这个

忠犬推着残障主人去摆摊卖东西...看完泪崩!这条大黄狗和这个

忠犬推着残障主人去摆摊卖东西...看完泪崩!这条大黄狗和这个

「主人,这段路好走,不用我帮忙吧」

忠犬推着残障主人去摆摊卖东西...看完泪崩!这条大黄狗和这个

「主人终于干完活,能陪我一会儿啦」

忠诚的意义在于我们不应该忘记爱过的每一个人。

就像洛阳这条普通的大黄狗,也许它始终无法参透,它的主人每天都在如何生存。它所能做的,就是跟着车轮上的主人,永远不离不弃。老马说,一个人没有伴,大黄狗就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寄託。

街坊们都认为,老马的狗通人性,老马「哎」一声,它就跑来了。老马的狗没有名字,但大家都习惯叫它「大黄」。从家里到修鞋摊子的距离是1公里,老马坐在轮子上,右手撑着一个木头块儿,一前一后地带着轮子往前。上坡路总是最难走的,大黄狗将前爪搭在老马腰上,腰身一拱一拱,推着老马上坡。

老马为了省钱,午饭常常就着开水啃两个馒头。大黄懂事,每到午饭时间,总会自己离开出去找食吃。附近饭馆的人接纳了这条懂事的黄狗,每当它转悠到饭店门口,老闆总会餵牠剩饭,它从不进到店里,只在门外等着。

大黄一刻也不想离开老马,当老马乾活时,它卧在一旁打盹,时不时抬头瞅上一眼。只要老马一閑下来,这摊子就属于他俩了。顾客一走,大黄立刻起身,撒欢似得绕着老马跑圈,有时它会从远处冲过来,撞进老马怀里。

忠犬推着残障主人去摆摊卖东西...看完泪崩!这条大黄狗和这个

「主人,我知道你行动不便,俺大黄愿意永远在你身边,做你的'双腿'」

忠犬推着残障主人去摆摊卖东西...看完泪崩!这条大黄狗和这个

「主人,洗东西时要小心啊,我来给你保驾护航」

「不能离主人太远,我要时不时回头看看」

今年59岁的老马有两样东西最宝贵,一个修鞋摊、一条大黄狗。老马说,修鞋摊是生存的保证,大黄狗则是生活的牵挂。邻居们都说老马的狗通人性,会给老马看摊儿,还会给他暖脚,有人想出500元钱买走。老马一听恼了:500元钱就想买我的命?拉倒吧!

一碗麵条他吃一半餵牠一半

「我要是吃饱了,它饿着,我心里也不好受」

时间:12月28日下午

关键词:老马、大黄、麵条

洛阳市瀍河回族区杨文办事处马沟村的路口有个修鞋摊儿,摊主叫马孬,下身残疾的他靠着架子车的车轮行走。下午5点,老马结束了一天的活儿,带着他的大黄回家。



老马住在侄子的房子里,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小屋是他的「家」。晚上,老马照例吃麵条,菜是街坊邻居给的剩菜,一块八的麵条老马能吃三顿。

老马吃饭时,总将麵条夹出来一些,餵给大黄。大黄一舌头将筷子上的麵条捲走,吞进肚里,然后又眼巴巴地瞅着老马。受不了它的可怜样,儘管麵条不多,但老马总是吃几口,就从碗里分出些给大黄。

一顿饭吃完,麵条能分给狗一半,「我也没啥餵牠,我要是吃饱了,它饿着,我心里也不好受。」

一条褥子老马剪掉一块儿给大黄

「冬天地上凉,我把捡来的褥子剪下一块儿,让它卧着」

时间:12月28日晚

关键词:电视机、被褥、家

在老马不到10平方米的屋子里,摆了一张床和一个大纸箱,除此之外就没有下脚的地方了。

前些天,邻居家一台扔掉的电视机被老马捡来当成了宝贝。

电视机放在床头的纸箱上,看电视时,老马坐在被窝里,大黄则趴在地上。不过电视机时好时坏,老马常常看不了一个完整的节目。

「这玩意不如我的狗听话,经常不出图像。」说着,老马用手「啪啪」拍两下,将电视机拍出图像。

老马腿脚不好,但手很巧。

他捡来别人不要的棉褥子,拆掉外面的布料洗洗,然后再缝上。

等他关了电视準备睡觉时,大黄就爬起来,从帘子下面的大窟窿里钻出去,「我特意把帘子掏了个洞,要不然它进出不方便。」老马说,晚上他的狗会一直卧在门口守着他,「就像儿子守着,心安。」

在屋门口大黄睡觉的地方,铺着一块和老马床上一模一样的褥子,「冬天地上凉,我把捡来的褥子剪下一块儿,让它卧着。」老马说。

「老实睡觉。」老马隔着帘子喊,大黄「汪汪」叫了两声,对着老马摇摇尾巴,作为回应。

回家路上他叫一声它就会掉头奔回来

「只要一抬头,看见大黄在前面撒欢儿地跑着,就还有依靠」

时间:12月29日上午

关键词:早饭、修鞋摊、依靠

上午8点半,老马起床开始做早饭。



当老马拿面时,突然意识到:「麵条吃不成了,忘了昨天吃完了。」

「没事,麵条没有了,咱就吃红薯,反正饿不着。」老马倒出一堆红薯,回过头对着大黄说。

「这是前两天村里人给我的,煮煮就能吃,快得很。」红薯霉了一半,能吃的不多,老马削了半袋子总算凑够了他俩吃的。

早饭也和平时一样,老马吃一口红薯,大黄也吃一口。

老马说,他以前坐着架子车出去时,路边有跟他一样的残疾人,「我看到他们趴在路边伸手要钱就着急,手都好好的,非得跟人家要。」老马的生活目标就是:靠着自己,有口吃的,有身穿的。

现在,靠着修鞋摊子,老马一个月能挣四五百元钱。每天晚上回家的路上,是老马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候。他说,白天无论干活多累多苦,「只要一抬头,看见大黄在前面撒欢儿地跑着,就还有依靠。」

无论大黄跑多远,只要老马叫一声,它就掉头飞奔过来。

他在前面走它在后面「推」

「我从那窝小狗里留下了它,就知道它以后会有出息」

老马的修鞋摊子在村口,有40年的历史了。

大黄是只两岁的母土狗,「之前跟我的那只是它妈。」老马说,大黄的妈妈也是一只土狗,养了十几年,生下大黄没多久就死了。

一路坑坑洼洼,老马用轮子「走」得不轻鬆,在路上,他和大黄形影不离。「我从那窝小狗里留下了它,就知道它以后会有出息。」

路好走时,大黄在轮子前跳来跳去,不时钻进老马怀里,推也推不开。到了上坡路,大黄就用两条前爪搭在老马腰上,胸口紧紧顶着老马的背,一拱一拱地推着老马往上走。

鞋摊儿有客人的时候,大黄总是乖乖卧在地上,闭目养神。

客人一走,老马閑了下来,它立刻起身撒欢儿,一头钻进老马怀里。

太阳好的时候,大黄就卧在老马怀里打盹儿。

老马脱了鞋子,把瘦小的脚伸到大黄肚皮下面,大黄扭扭身子,将老马的脚全部盖住。

阳光照射下来,这条大黄狗和这个老人的故事,温暖如此。

这个冬天,老马有一个最大的心愿:有一辆手摇式的轮椅,大黄可以不费力地跟着他上街摆摊,他们能到更远的地方走走。

相关推荐